人大    政协    纪委监察局  
您的位置:鄂州市政府门户网站 > 市民频道 > 市民关注
记我市警方侦破公安部挂牌督办某涉黑团伙案件
一切为了人民安全
【字号: 】   【打印】   【关闭】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06日       浏览次数:
A. 匿名网帖牵出涉黑案
  去年12月,市公安局启动“霹雳”行动,在全市掀起打黑除恶的凌厉攻势,同时鼓励人民群众积极举报犯罪分子的罪行。
  这时,网上出现一篇《鄂州黑道往事20年》的文章,罗列了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市黑恶势力的种种暴行。
  “这其实就是举报信!”刚刚调任我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的薛四清看到该帖说,警方部署“霹雳”行动才3天,网上就出现了这篇文章,哪有这么巧的事?薛四清指示展开调查。但这起网络举报没有报案人,也没有受害者,仅凭一些抽象的线索,调查取证十分困难。
  民警迎难而上,顺藤摸瓜,对文中提及的团伙逐一展开调查。随着调查深入,熊某进入警方视线。1972年出生的熊某是鄂城区人,初中毕业后一直无正当职业,但家里却有2台豪车,还有40多名“员工”。
  就在民警紧锣密鼓展开调查时,今年2月,市委书记李兵收到一封举报信,列举了熊某欺行霸市、敲诈勒索等恶行。李兵批示,要坚决对涉黑团伙予以严厉打击。
  市委副书记、市长王立在此案的工作报告上作出批示,要求公安机关除恶务尽,将团伙成员连根拔除,力争打掉幕后“保护伞”。
  为了铲除这个危害社会的毒瘤,2月23日,市公安局将该案作为“霹雳”行动主攻案件,成立“2·23”专案组,由副局长韩才兵任组长,并从全市公安机关抽调20名政治可靠、业务能力强的民警,封闭运行,攻坚克难,全面开展对该案的侦办工作。
  B.
  果断抓捕赢得办案先机
  办案民警通过调取近20年来可能与熊某相关的案卷并逐一回访,但全部遭到案件受害人的否定。
  这种情况说明,要么熊某是清白的,要么受害人担心报复。案情分析会上,民警们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更大。
  面对不利局面,办案民警调整工作思路,从熊某及其家人的银行账户上寻找突破口。专案组调查发现,从2014年底至今年2月,熊某妻子的银行账户流水高达5亿多元!
  一个没有固定职业的人,巨额资金从何而来?
  此时,另一起涉黑案件正好需要熊某配合调查。
  2月24日,专案组传唤熊某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另一起涉黑案件时,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果断对熊某夫妇实施抓捕;同时,以涉嫌串通投标罪,对熊某手下的郑某采取强制措施。
  “熊某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十分狡猾,警觉性高,再加上‘霹雳’行动的影响,他早有预感和准备,不适合公开抓捕。”办案民警介绍,抓获熊某后,他们从熊某手机里,发现其已定了第二天去泰国旅游的机票。“如果错过了这个契机,再要抓他就很困难了。”
  随着熊某落网,案情上报到公安部,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今年7月,此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今年8月,全国打黑办6人专家组来到我市,花一周时间专门指导该案侦办工作。
  C. 警方夜以继日攻坚克难
  打黑除恶工作难就难在调查取证。熊某横行霸道积攒的“名气”,使群众对其心生恐惧,即使一些人深受其害,当办案民警询问情况时,也都三缄其口,每条线索核查取证都十分困难。
  专案组民警不气馁、不妥协、不放弃,为确保完成办案任务,专案组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以党的建设带动案件侦办工作。
  2012年9月,我市某企业造价7000万元的业务大楼对外招标。因洪先生介绍来的武汉一家公司中标,熊某派马仔找到他索要“赔偿”费180万元。当年12月,熊某派人将洪先生从其生日宴上带走后暴打,直到晚上才放人。由于惧怕,洪先生放下鄂州所有的生意,逃到上海,却仍躲不过熊某的纠缠、威胁,最终“补偿”熊某150万元。
  对于洪先生来说,这个事件就是一场噩梦,从此他背井离乡,去外地做生意,再也不愿提及此事。专案组民警多次给他打电话,千方百计找洪先生的熟人、朋友出面做工作,同时表明公安机关惩治熊某涉黑团伙的决心,历时2个月,在民警的真情感召下,洪先生终于开口了。
  记者了解到,这8个多月来,专案组民警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没有节假日,没有上下班,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做好证据的收集和固定工作,全力深挖犯罪,全面查清案情,做到“案不漏人,人不漏罪,罪不漏证” 。
  D. 涉嫌15项罪名40余起案件
  据办案民警介绍,1995年熊某加入一家涉黑公司,凭着狡诈和凶狠,2004年当上该公司“老大”。该团伙长期盘踞在城区,插手多个行业领域,包括建筑、招投标、民间高利贷等,逞凶斗狠,在凤凰街道洋澜村一带确立了“霸主”地位。
  2012年,我市精神卫生服务中心一工程招标。熊某委托一家建筑公司员工陈某对外放风,其他公司不得参与投标,但一家不知情的公司参与投标并中标。熊某得知后,带着陈某闯进中标公司负责人办公室。迫于压力,这家公司只好拱手将工程让给熊某。巧取豪夺之下,熊某团伙很快成为我市建筑行业的“标王”,有段时间,只要熊某参加某项工程投标,其他公司都得退出。
  2014年2月,受害人艾某与熊某妻子郑某的小车发生追尾事故。事故发生后,艾某打电话报警,并通知保险公司到现场定损。熊某的马仔却打电话邀约团伙成员赶到事故现场,威胁艾某花200万元买下郑某的车辆。遭拒后,一行人殴打并绑走了艾某,将其非法拘禁。直到艾某妻子筹得3万元交给他们,一伙人才放出艾某。事后,经保险公司定损,郑某车辆损失仅1300元。
  2011年,熊某伙同他人开发某住宅小区,叶某要求承包一些附属工程。熊某团伙成员将叶某骗到项目工地, 纠集10余人持工兵铲和砍刀对叶某进行殴打,致使叶某因失血过多当场昏迷,后经鉴定为重伤。事后,叶某却不敢报案。
  2016年5月8日,汪先生等人在江边某KTV唱歌,中途汪先生出来上厕所时朝熊某团伙成员骆某等人的包间看了一眼,就遭到骆某等人殴打。
  据警方介绍,以熊某为首的涉黑团伙,涉嫌故意伤害、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15项罪名,涉及案件40余起,造成7人(次)重伤、9人(次)轻伤、多人受到轻微伤害。
  E. 案件告破群众拍手称快
  “真是大快人心,以后我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来自武汉市的周先生听到熊某团伙被打掉的消息后,兴高采烈地给市公安局“2·23”专案组送来一面锦旗。
  原来,周先生的合伙人余先生找熊某团伙成员借了1000万元,与周先生共同投资一个项目,后来项目没搞成,借的钱也相继还给了熊某团伙。但是,熊某团伙却找周先生索要500万元“利息”,并强迫周先生在欠条上签字。“这个项目本来是我和余先生一起投资,因为没做成,钱全部还给了他们,根本不存在利息。”周先生说,该团伙却硬逼他在500万元的欠条上签名,并对其多次纠缠和电话恐吓,使他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涉黑涉恶犯罪不仅是一个刑事犯罪问题,更是败坏社会风气的“毒瘤”,危害极其严重。 “以往一发生交通事故,当事双方就会叫上很多人,逞凶斗狠,给我们处理事故带来很大难度。”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交警大队教导员陈中伟说,如今这种现象少了,大家都按规定和程序办理,处理交通事故简单多了。
  一个个涉黑恶团伙的覆灭,极大震慑了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净化了我市经济发展环境,尤其是招投标市场环境。“目前我市串标、围标现象少了,招投标市场得到进一步规范。”市公共资源交易监督管理局局长项国兴告诉记者。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记者 闻名 特约记者 沈炼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错误纠正 | 系统管理入口

政府网站标识码:4207000051  鄂公网安备42070402000036号  鄂ICP备05017375号

版权所有  鄂州市人民政府  主办:鄂州市人民政府  承办:鄂州日报社   联系电话:0711—3229709

技术支持:湖北翔天科技 建议采用1024*768以上分辩率浏览本网站      

105044 内容页访问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