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诗意栖居,在不远方

触摸城乡“融点”系列报道之八

信息来源:鄂州政府网 日期:2020-01-02

    冬月,数千人涌入梁子湖区涂家垴镇,共庆美丽乡村休闲文化节。冬日里的乡村依旧热闹,热门民宿早早被预订一空。
  到乡村去,并不是突如其来的一阵风。恬静的乡村,包含人与自然的和谐。近年来,乡村游、生态游热度愈发高涨,长期占据全市旅游市场榜首。
  让“乡愁”回家,民宿提供的就是这样一种体验。不同于各种品牌、不同档次的酒店、旅馆和度假村,民宿,与诗和远方天然相得益彰。
  绿水青山,催生民宿经济
  作为全市民宿经济的“鼻祖”,梁子湖区涂家垴镇万秀村不得不提。
  2014年,通过政府引导、专家设计、村民参与,万秀村丹桂园(一号院)的落成,惊艳了乡村,也迎来了市场。
  贴着蓝白瓷砖的普通农家两层小楼,摇身一变成为白墙黛瓦、清新脱俗的江南民居,既有现代生活设施的舒适,又有饱含传统乡土气息的高颜值外观,一号院火速窜红,超出建设团队预期。
  很快,在第一批参与改造的12栋民房之后,万秀村近百栋民居按照一号院的荆楚派风格进行改造。
  “即便现在改造民居没有政府补贴,回乡创业的万秀人还是有增无减。”刘俊,万秀村第一批返乡的民宿建设者,现任万秀村党支部副书记,负责美丽乡村建设,“一到双休日就忙不过来,碰上节庆活动,全村大小民宿、上百个床位基本都被预订一空。”
  从清洁乡村到美丽乡村,再到精致乡村、民宿村湾,万秀村因民宿而生动起来。
  “村落文化要回归,就要让人们认识到乡村的价值所在,还要解决村湾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政府干群众看,不是好现象。”湖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叶云和他的团队是万秀的画龙点睛人,对于乡村建设,他认为各地思维、路径不同,最需认真探索的是内生动力。
  竹笋地下“蓄能”三年,一朝破土,便可一日三尺。2013年全面退出一般工业后,梁子湖区开始涵养生息,为高质量发展“蓄能”。
  “我们分步推进全域旅游,先期重点将放在幕阜山户外休闲带和环湖绿道旅游带上,然后选择群众基础好的美丽村湾,建设一批旅游型村庄,开发休闲体验民宿、乡村休闲旅游产品。”梁子湖区区长蔡和林说。
  生态不是紧箍咒,环保也不是拦路石,好生态好环境最终成为梁子湖区经济发展的最大优势。2018年,梁子湖区共接待游客256.3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7.38亿元。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的路子势如破竹。
  “生态这样好,走累了就想在这里住一晚。”去年底参加完千人徒步环梁子湖绿道活动后,武汉市民杨吉灵一家来到涂家垴镇上鲁村佳源山庄。
  佳源山庄,没有具体边界。跨上鲁村上熊、下熊、细屋熊3个湾2000余亩地,有湖有田有林有岗地,有莲有藕有稻有果。民宿小屋掩映在绿树丛中,与村庄融为一体,细枝末节里精致的气息将乡村的自然美放大到极致。
  “宋代窑址就在家门口,回到家乡建山庄,既可以借古窑址的窑文化助兴,也可以尽自己的力量保护窑址。”花7年时间,52岁的返乡能人熊良广在窑址周边2000余亩土地上筑起锦绣田园。观鸟山下,4000只候鸟在此栖息,住在这里,跟鸟儿亲密互动,采莲挖藕,烧制属于自己的陶器……
  “伴随着‘体验经济’的出现,被动接受服务已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他们迫不及待地要求参与到产品、商品以及服务生产的过程中,从这个过程中获得难忘的体验和记忆。”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蔡清华介绍。
  民宿产业是近年来崛起的旅游行业,鄂州现有民宿体量不大,但在建民宿项目及文旅、农旅综合体项目呈规模上升,高质量、多元化发展态势,将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和新经济增长点,成为抹平城乡鸿沟的一个支点。
  “乡愁”“城愁”,打造幸福乐土
  “家乡于我,中间隔着一道越来越宽的裂缝。”出于对故土的缱绻,少小离乡的余元兵5年前回到涂家垴镇王桥村,承包300亩茶园推行古法栽种,1500平方米青砖石砌的四合院取名抹翠茶坊,“茶坊里有音乐喷泉和鲜花、啤酒。外有10亩草地,客人可以小住,体验采茶制茶、水库泛舟垂钓、放水捉鱼。”
  载着沉沉“乡愁”,抹翠茶坊是余元兵的乐土,然而,对于部分离开乡村争取城市生存机会的人,却有着和“乡愁”完全相反的“城愁”:融不进的城市和回不去的家乡。
  “要让凋敝的村庄焕发活力,仅靠项目建设是不够的。”去年5月,余元兵的公司团队受邀为鄂城区汀祖镇岳石洪村做村庄规划并参与整体开发建设。背靠黄石市东方山旅游胜地,这个昔日的采矿大村如今常住人口不到300人,村集体经济捉襟见肘。
  “我们初步了解,有225人有回乡意愿。”从复垦废弃矿山建矿茶公园着眼,废弃小学改建民宿酒店,新建桃花溪、举人沟游步道,设立“创客空间”,村集体占股10%……余元兵的“全域规划”中为“城愁”者预留了就业、创业空间,将“人”纳入了村庄规划与建设。
  “游客来体验‘乡愁’,并非来吃苦,配套服务决定项目品质。”到涂家垴镇熊易村投资民宿康养项目的福建商人陈超雄和余元兵的想法不谋而合,“和传统农事劳动不同,民宿管家、运营、营销、保洁、厨师等一批岗位都需要本地村民参与,需要全方位、多层次的人才结构。”
  陈超雄团队已租下熊易村46栋民房进行装修,投资逾亿元,分三期完成民宿康养综合体项目。“一栋民房1年的租金是2万多元,加上村民带房入股的股金和在民宿打工的薪金,‘三金’农民不比城里人差。”涂家垴镇镇长丁辉说道。
  “我要学习茶艺、咖啡、插花、色彩搭配,还要懂糕点制作,手工精油、香皂制作,美学、养生、美容等知识。”熊芬,6年前嫁入涂家垴镇官田村,原本在镇里当幼师的她去年7月进入村九品香水莲花基地工作。这个台湾精致农业园区囊括了有机茶坊、绿色餐饮、高端民宿、文创体验、观光工厂等多项农旅产品。工作内涵丰富,工资待遇不错,又在家门口,去年冬天,像她一样返乡工作的年轻人又多了一批。
  “砖窑内部装修成为高档酒吧和咖啡厅,将砖厂附属建筑物打造为酒窖。未来,砖厂烟囱将被改造成灯塔,成为涂家垴镇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工程采用绿色施工技术,尽量减少建筑垃圾污染。”去年年初,涂家垴镇野湖咀文化综合体项目签约,北京泛华朝明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在涂家垴镇涂镇村野湖咀湾投资亿元,打造跨界高端产业链。
  17栋空置民房改造的民宿工程已具雏形,公司总经理桂耀华介绍,项目建成后,将形成以野湖咀区域为中心,集生态、民宿、艺术、旅游等为主要功能的高端产业链,采取村企合作经营、保底分红的模式,以文化为主线,打造一个艺术家的集聚地。
  “征求村民意见,对凋敝村、空心村人口进行合并,统一安置,为好项目大项目规模流转土地与空置房屋。”丁辉介绍,野湖咀湾三面环水、背面靠山,因入学或谋生问题,村民陆续外迁,现户籍人口仅剩17人,规模资本的进驻不仅为村集体经济添砖加瓦,也解决了空心村村民的就业和生活难题。


  记者手记:
  一年一度的春节“大迁徙”即将来临,节假日里涌入农村的人流,是萦绕国人的“乡愁”使然。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是回应“乡愁”、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的重要战略。
  民宿,最便捷地满足了人们对家乡的怀念。在国家文旅部发布的《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的修订版中,更加注重文旅融合、城乡统筹、乡村振兴。这也标志着对民宿产品的评价由原先美学主导向更加深入的方向转变,旅游民宿也由前期单一的旅游业态,向更加综合化、带动性的产业方向发展。从家庭民宿到文旅综合体,我市民宿行业的发展模式越来越丰富、规模越来越大、跨界产品越来越多元,充分迎合了市场对旅游产品需求日益多元化、个性化的要求,符合旅游业态升级方向。
  截止本文发稿之际,投资100亿元、用地约7000亩的文旅大项目——PVCP生态旅游度假项目落户红莲湖新区。这个包罗万象的文旅“巨无霸”是鄂州市首个大型国际文化旅游项目,亦是中部首个PVCP项目。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的出路是城乡融合和农业现代化。文旅、农旅项目纷纷落地,雄厚资本不断加持,使得“航空新城,田园鄂州”的轮廓日渐清晰,城乡融合、共荣共生的脚步又进了一程。
  满足城市人的“乡愁”情怀是民宿的表面功能,而一个支点撬动一个产业的蓬勃发展,让乡村能够持续健康发展,才是最终目的。
  全媒体记者 曹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