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丁有国:神劳形瘁注释《濂亭文集》

日期:2015-01-13
张裕钊,是从百多年前鄂州走出去的晚清散文家、书法家,其书法独辟蹊径,融北碑南帖于一炉,创造了影响晚清之后书坛百年之久的“张体”,被康有为誉为“千年以来无与比”的清代书法家。如今,鄂州一位白发老人用近4年的心血注释张裕钊诗文集———《濂亭文集》,可称得上张裕钊研究第一人,他就是市张裕钊研究会副会长丁有国教授。
  1.
  作者的爱国之情,忧患之感,经世之志跃然纸上,凸显出在动荡变革、国步艰难的封建时代背景下,一名高级知识分子的现实主义情怀和进步的思想倾向,这或许是丁有国教授选定查氏刻本进行注释的重要原因翻检目录,该文集共有八卷,收录了张裕钊的序跋、书信、铭志、传记、游记等各类文章共85篇,卷末有查燕绪的题《跋》。查燕绪是张裕钊的门生,在张裕钊六十岁生日的时候,查氏将张裕钊的文章辑录成集,作为献给恩师的生日贺礼。
  目前存世的张裕钊文集刻本较多,有大冶人黄肈宏重刊的《濂亭文集》,有上海扫叶山房石印馆重刻的石印本,有黎庶昌编次的《濂亭遗文》五卷,有黄冈人陶子麟在鄂城重刊的《濂亭遗集》,还有张裕钊的孙子张孝栘重刻的《濂亭集》。在众多刻本中,查氏刻本《濂亭文集》是辑录文章最全面的,其思想内容或主张学习西方科学技术、或揭露清朝统治集团腐败误国、或批评康雍乾考据之学……作者的爱国之情,忧患之感,经世之志跃然纸上,凸显出在动荡变革、国步艰难的封建时代背景下,一名高级知识分子的现实主义情怀和进步的思想倾向,这或许是丁有国教授选定查氏刻本进行注释的重要原因。
  2.
  通过丁有国教授对这些人物的详细注释,使莲池书院师生群体的轮廓浮出水面,这对了解莲池书院的学术状况,恢复张裕钊等人历史地位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恰恰是丁有国教授注释本书的初衷
  通观《濂亭文集》注释,我觉得丁教授的注释方式不失为当代文人的治学特点,丁教授不仅仅从古文的字音、字义、词义上着手注释,他还有针对性的加强古文本身的注释,使原本古奥艰深的张裕钊古文,在深入浅出的注解下,其主题思想内容显而易见。同时,也让读者充分品味到简洁明了、通俗易懂注释语言艺术,从字里行间散发出鲜明的时代气息。
  本书注释最显著的特点是对书中的人物、历史事件注释甚为周详。我粗略统计了一下,书中被注释的人物达一百五十余个,内容涵盖了当时的两大文化圈,一是以曾国藩幕府为中心的幕僚文化圈,有黎庶昌、薛福诚等人。二是以莲池书院为中心的学者文化圈,有吴至甫、査翼甫、范当世等人,而张裕钊是介于这两个圈子的中间人物,兼有幕僚、学生、山长、老师等多重身份。
  曾氏幕府号称清代人才的半壁江山,但其中有很多不知名的人物不见记载,丁教授对这些人物的注释,是在以太平天国起义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为线索展开的,弥补了史料之不足。莲池书院是清末北方的文化重镇,张裕钊担任山长后,儒流麇集、名士荟萃。张裕钊与吴至甫、张謇、范当世、査翼甫等人的书信,在不经意间传播了莲池书院学术风气渐盛的文化气息。但在近现代文化史上,莲池书院以及张、吴这样杰出的作家居然少见记载,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学者尖锐地指出:“中国近现代文学和学术史的一些作者,每在进化史观笼罩下研究历史,以新旧论学,并进新而退旧,少有追寻历史之实的兴趣,这就使得所谓旧派如张、吴及弟子群体,在以新为主线的历史叙述中被遮掩,长期沉没于无言的历史之海。”通过丁有国教授对这些人物的详细注释,使莲池书院师生群体的轮廓浮出水面,这对了解莲池书院的学术状况,恢复张裕钊等人历史地位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恰恰是丁有国教授注释本书的初衷。
  3.
  我认为丁教授的《濂亭文集》注释和原来出版的《张裕钊论学手札》、《濂亭遗诗》注释可称为他从事张裕钊研究的“三部曲”,这“三部曲”是他对自己从事张裕钊研究的一个完美注释,更是对一个真做学问的人的最好注释
  丁有国教授是我的同事,我对他的了解却并不多。我只知道丁教授很清贫,每次去省图书馆复印资料都勉为其难;我还知道丁教授比常人孤独,孤独得精神似乎只有与张裕钊先生灵犀相通了:“穷毕生之力,苦形瘁神……独居讴吟一室之中,而傲然睥睨乎尘埃之外。”我认为丁教授是真做学问的人,时下真做学问的人已不多见了,附庸风雅、沽名钓誉者比比皆是,尽管有些人的头衔和奖项念起来比俄罗斯人的名字还费时。可能由于记忆失常,我对于当前那些时髦的获奖著述几乎没有印象了,倒是对一些从来没有参加评奖的著述记忆至深,几乎浸透了我的骨髓。两千多年前《道德经》的微言大义,一千多年前的《文心雕龙》的精辟透彻,三百年前《肇域志》的引证宏博———当代的著述中,倒是对犀利敏锐的《火与冰》等还留有记忆,虽然是只言片语,那也是掷地有声!丁教授的著述是没有参加评奖的,我认为丁教授的《濂亭文集》注释和原来出版的《张裕钊论学手札》、《濂亭遗诗》注释可称为他从事张裕钊研究的“三部曲”,这“三部曲”是他对自己从事张裕钊研究的一个完美注释,更是对一个真做学问的人的最好注释。
  一百年后,当海内外的专家学者们捧起这本扉页发黄的《濂亭文集》注释时,他们跟我肯定有不一样的境界,不一样的审美。我突然想到一首久违的歌曲《梅花引》:“一支梅花踏雪来,悬崖上独自开……”在峻峭的山崖上,任凭坚冰如磐,又怎能挡住梅蕊吐香的冲天豪气!那种景致是何等的孤傲,何等的豪迈,令人瞩目!
  4.
  创一县一品就是要在地域历史文化中寻找历史与现实,文化与经济的切入点,使丰厚的历史人文转化为经济实力的增长,提高城市的影响力
  手捧着《濂亭文集》注释本,我愈发感觉到它的厚重,它的问世,让我联想到了目前鄂州市创建市县文化品牌问题。创一县一品就是要在地域历史文化中寻找历史与现实,文化与经济的切入点,使丰厚的历史人文转化为经济实力的增长,提高城市的影响力。
  可以自豪地说,鄂州有一条完整的历史文化链,这是国内许多城市不具备的。张裕钊研究只不过鄂州历史文化中的“冰山一角”,鄂州还有众多的历史文化“宝藏”尚待发掘。以文化强市,创市县文化品牌,需要做好研究与开发并举的工作,需要更多的像丁有国教授那样耐住清贫、甘于寂寞,为鄂州历史文化研究默默奉献的人才!
  ●张靖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