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惜分阴”忆陶公

日期:2015-01-14
陶侃,字士行,三国孙吴景帝永安2年(公元259年)出生于浔阳(今江西九江)的一个没落官僚家庭。其父早亡,母亲湛氏,是中国古代有名的贤良妇女。《晋书》上记载:“陶侃家贫,适范逵闻而吧之曰:非此母不能生此子也。因荐侃孝廉,后拜太尉。”是陶母的教诲使陶侃成人,最初陶侃出任浔阳县吏,后任江夏、武昌太守;都督荆、江、雍、梁、交、广、益、宁八州诸军事。虽然身居高位,但他决不居功自傲,养尊处优,始终克勤克剑,以爱民和清廉而留名后世。
  陶公从小勤奋好学,做官后仍保持了这种良好的秉性。镇守鄂州时,他经常劝告人们说,大禹可称圣人员?可他还珍惜寸寸光阴,那么,象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就更应“当惜分阴了”。千百年来,大禹和陶侃的惜时精神被人们用“禹寸陶分”来赞誉。鄂州学子,多受影响,勤奋读书蔚然成风,结果是人才辈出,时人以“武昌多士”称道。后来,有名的庾(庾亭之弟,荆州刺史)、殷浩(扬州刺史)等人都是出于陶公门下。
  陶侃在任职期间,对各类公文书函都及时处理答复,从无积压、拖拉和推诿的现象。人们来这里办事都很顺利,从没有久候不决的事。因奸臣王敦忌恨,降调广州,逆境中他不堪沉沦,闲暇时搬动砖块,借以磨炼自己的意志,防止懒惰习性的滋生。王敦死后,陶公升为征西大将军,接替王敦,复镇鄂州。在这里他还专门修了一座“读书堂”。史载“读书堂在寒溪寺后”,大约在今西山水泥厂处。公务之余陶公就在读书堂中潜心研读,终日不懈。清咸丰8年(公元1858年)主事王家壁同邑人曾重新修缮读书堂,同治年间亦有人维修。在读书堂中的“桂花厅”有百年丹桂一株,周长数十围,每到秋天,红花满树,浓香弥漫里,格外招人喜欢。可惜的是,如此一个好处所,竟被日本帝国主义炮火所毁。解放前夕,在读书堂遗址中还发现了陶公的“侃”字铜印一枚,现藏于市博物馆内。
  陶侃镇守鄂州时,江北豫州、五水蛮(大别山、皖南及黄冈一带)的民众也来鄂州赶集,民间的往来很活跃,但是当时并没有固定的交易场所,他便在武昌城东开壁了一声场地,建立一处称为“夷市”的交易市场,作为百姓们贸易的专门场所。这便是鄂州历史上最早的官办集贸市场。夷市的建立,既便于官府统一管理,也方便了老百姓的买卖交易,繁荣了市场,活跃了经济。
  陶侃生在社会动荡、吏治腐败的两晋时期,但他贫苦的出身和母亲的严格教育,使他刚正不阿,清廉自守。担任太守期间,他亲自督导官吏百姓种植的“官柳”,如同他的操守、风范一样,荫及后世,千秋景仰。
  在鄂州民间还流传着这样几个故事。有一次,陶公处出巡视,看见一个贵公子手上拿着一把未成熟的稻穗,便责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人漫不经心地回答:“我在路上行走时,看到稻子长得不错,便随手扯来玩玩…..。”不等他说完。陶公便勃然大怒,严厉呵斥道:“你自己不知种田苦,反而糟贱天物,这稻子是农夫辛勤劳动种出来的,人家还靠它给全家老小养命呢!”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糟踏庄稼了。
  据说,陶公从不饮酒,厌恶赌博。有一次,他的几个最亲近的部属因酗酒赌博而耽误了公事,陶公十分恼火,将他们叫到跟前,命令他们将酒器赌具投入长江之中,并按照军法处置:“一边打板子,一边数落道:“赌博是一种最卑劣的行为,一个正派而有道德的人,怎么能做这种取财无道,非礼非义的事呢?
  史料记载,在他管辖的范围内,“自南陵迄于白帝,数千里中,路不拾遗。”那些外地来鄂州的饥民也因受到陶公的赈济而“归之盈路”。
  晋咸和9年(公元334年)6月,陶侃劳累成疾,主动上表辞官。在他辞官的第二天便逝世于鄂州樊口溪,终年75岁。遵照他生前的遗嘱,将他葬于国南(长沙县南)十里处。他的部属则在鄂州城西为他立碑画像,让“武昌官柳”与他为伴。
  陶公41年军的军旅生活,其中有30年是在鄂州度过的,与鄂州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在他逝世千年后,鄂州人还特在西山之巅为他和元结、苏轼建立了“三贤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