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洪游踪遍鄂州

日期:2015-01-14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鄂州市洋澜湖畔的葛山虽然坑坑洼洼,却也岗峦起伏,隐胜藏幽。茂林修竹,终日含烟指绿,泉水淙淙,处处溅珠漱玉。登临绝顶,那莽莽苍苍的远山,奔腾浩瀚的大江,烟波万顷的湖泊,闾阎扑地的城廓,星罗棋布的村落田园,都历历在目。然而葛山吸引中外游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这里留有“葛仙人”葛洪采药炼丹的遗迹,所以仙山之名远播。
  葛店比葛山更为出名。葛店在鄂州市城区西面90里,昔日是不过百户的普通集镇。相传葛仙人骑梅花鹿云游天下,曾栖息于此,炼丹采药,医治群众疾病,故得名“葛仙镇”,后又称“葛店”。葛店镇上还有一座寺庙,名叫“斗牛观”,正堂中供有葛仙人骑鹿飞升的塑像。清人撰写的《斗牛观记略》镌刻在观中,对葛洪故迹记之较详。
  葛洪(公元284—364年),东晋道教理论家、炼丹术家,字稚川,晚年道号抱朴子,丹阳句容人(今江苏省句容县)。其祖父做过三国时吴国的大鸿胪,其父仁晋,任过邵陵太守。葛洪少时勤奋好学,资质聪颖,13岁时不幸父亲去世,家境每况愈下,而他坚持学习,博览群书。葛洪生性淡泊,不慕荣利,以追求知识为最高境界。年轻时任过义军都督顾秘军中的将兵都尉,晋元老派帝赐封他关内侯爵位,他却屡次辞官不做,峨冠博带,素服云鞋,腰佩长剑,云游天下。
  葛洪的叔祖为晋著名道士葛玄(即葛仙翁,民间称“太极仙翁”),葛洪少时受其影响,生性好神仙养生之法,通晓炼丹术。据有关资料考证,葛洪曾来鄂州两次,先后旅居了三五年,遍访城外各乡镇,足迹踏遍纵横百里的野店荒村、重山密林和江湖沼泽。他发现这里生物群落非常繁茂,尤其是葛山,不仅风景绝佳,而且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还有许多稀有矿物,是他烧丹炼汞和研究医药学的丰富资源之地。因此,他选定了葛山、葛店,结庐置鼎,潜心冶炼。
  道教的炼丹术本意是指望借药石的精气使人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但通过实践,却也是原始化学的起步。据葛洪《抱朴子·内篇》记载,在他之前,炼丹使用的药料为八石,即:朱砂、雄黄、云母、空青、硫黄、戎盐、硝石、雄黄等八种药料配制捣炼。葛洪通过试验,又增加了好几种药物,如:铜青、矾石、兹石、寒局羽涅和湖粉等。这可以说是化学实验中的一大进步。
  葛洪发现红色的丹砂可游离分解出水银,使水银和硫黄化合,生成黑色的硫化汞,在密闭的状态下,再加热,升化成赤红色的晶体硫化汞,这就是他所期望的“九转丹成”。正如他所总结的:“丹少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这是人类第一次通过化学手段,得到了与天然产物完全相同的物质,真是一项伟大的创造!
  葛洪通过炼丹实践,又在火药配方方面科学地创造了“饵雄黄法”
  火药,是人类在用火实践上的划时代突破——它开创了突发性瞬间高功率化学能源利用的先河。在化学丰碑史上葛洪镌上了一道闪光的迹印:他在古代“伏火硫黄法”的基础上认识了火药爆炸的一种“内然烧体系”作用,从而发明了“硝雄混剂”,也就是“饵雄黄法”。这在他的著作《抱朴子·仙药》一章里有翔实的记载。
  李约瑟和鲁桂珍在《关于中国文化领域内火药与火器史的新看法》一文中指出:“公元4世纪时,中国的葛洪已经了解关于硝石的识别和提纯,直到公元13世纪,这一科学实践才相继传到阿拉伯和欧洲。”
  葛洪流寓鄂州的几年里,在洪道乡(现石山、新庙、燕矾、泽林一带)和神山乡(现葛店、华容、左领、庙岭地区)等地势心为群众治病。他通过长期炼丹和医疗实践,了解解到许多植物动物和矿物的药用功能。例如:用常山治虐疾,用麻黄治哮喘,黄连治痢疾,大黄下泻,密陀僧(氧化铝)防腐,赤石脂收敛,以及雄黄和艾草消毒等等。
  在医药科学方面,他是我国记述天花病最早的人。他发明治疗被疯狗咬伤的方法,已初步体现了近代免疫学的科学思想。
  葛洪在那个时代不仅有熟练的冶炼技术、丰富的药物知识以及医学临床经验等系列实践真知,而且还给后世流传下《抱朴子》、《金匮药方》、《肘后备急方》和《西京杂记》等多部著作,共120余卷,对我国后来的化学、医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哲人已逝,凤去台空。千载悠悠,胜迹长留。为纪念这位著名人物,鄂州人按照中国人最降重的方式为他树立了纪念碑,并以他的姓名和职业标志为多处地方命名:除“葛山”、“葛店”外,清末武昌县行政区调整,在八个乡中给他安排了两个席位,即“洪道”和“神山”乡;今城区东新庙乡境内有一条港,叫“洪港”;20世纪80年代,葛店镇扩建一条大街,还将此街命名为“葛洪路”。这种特殊的命名纪念现象,在鄂州历史上是空前的。鄂州人民为永久纪念他,还特在葛山顶上为他造过一座寺庙,这就是“葛仙寺”,因为寺内供着葛仙人的塑像,故又名“葛仙寺”,几百年间香火不绝。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一把火将此寺烧了个片瓦无存,寺内老道人也愤而投井自尽。1988年,当地老百姓又集资重建了“葛仙寺”,黄墙碧瓦,殿宇巍峨,成为葛山风景区的新景观。
  在鄂州市区境内,还有不少与葛洪有关的仙踪遗迹。葛山顶上东面的石洞中,当年葛洪箕踞而坐的痕迹宛然,还有他弹琴的“琴床石”和洗涤药物的“洗药池”。“斗牛观”附近则有几处水井,据说是葛洪亲自开凿的“炼丹井”。也有一些遗迹与葛洪的“座鹿”有关,如葛店镇北有一处“仙人石”,据说葛洪曾骑着他心爱的梅花白鹿游览至此,白鹿曾在此石上蹬踏过,至今蹄印犹存。白浒山江边有一座“白鹿矶”,当然也得名于葛洪所骑之白鹿。
  今日葛店镇,同东晋时之葛店,已发生天翻地覆之变化。1990年,该地被辟为“湖北省葛店经济技术开发区”。按照开发区建设规划,再过几年,这里将会变成一座新型的现代化的工业区。葛洪若乘白鹿游览故地,不知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