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工程师和留守画家的情爱生活

日期:2015-01-14
三年前,我市造船厂工程师黄定杰远渡重洋去马来西亚打工,三年来,留守在家有着绘画功底的妻子悉心学画,成了我市知名女画家,这对远隔千山万水的夫妻,成就了一个现实中的爱情童话。
  黄定杰生于1956年,今年整整50岁,他的妻子王秀苹生于1960年,今年46岁,几年前,他们双双从樊口造船厂下岗,下岗后,黄定杰曾在广东等地打工,王秀苹在家抚育女儿黄薇,在黄薇参加高考的那一年,为了给女儿筹集上大学的费用,黄定杰报名参加了马来西亚一造船厂的招工考试,通过劳务中介,已经47岁的他踏上了越洋打工之旅。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黄定杰的眼里饱含着泪水,他此去的所有费用都是以妻子的名义借来的,而此去千山万水,留下没有任何收入的妻子、求学若渴的女儿和—堆债务,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个晚上的黄定杰却泪水横流。
  黄定杰踏上了异国他乡的土地,马来西亚处在赤道附近,气温常常达到40℃,人到中年的黄定杰环境不适,言语不通,他想念祖国,想念中国的家,许多次他打电话回家,许多次都把想回家的泪水咽下,此时,他们的女儿黄薇已经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中文系就读,妻子背负所有的债务,一切的希望全寄托在他身上,黄定杰没有退路,他咬紧牙关,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
  黄定杰是一名工程师,他必须在短时间内看懂英文,把图纸译成中文给来自中国的技术工人制作,经过他的努力,他很快成为该船厂船舶平面设计数一数二的工程师,家里也因为他勤奋工作经济状况渐渐好转。
  留守在家的王秀苹把女儿送进大学后,她已是孤身一人,性格沉静的她开始学习专业绘画。
  王秀苹6岁学画,但因生活窘迫,她的画家梦难圆,送别丈夫和女儿,她开始画画,重圆画家梦。回想十几年前,她不知不觉地爱上了牡丹花,那是用工笔画出来的细致而清丽的牡丹,成为开放在她心灵深处的一幅画。她买来画纸,关上房门,全心钻研一片叶子,一缕花蕊,牡丹成了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伴侣”,痴了醉了,有时候数天不出门,牡丹花就这样一朵朵开放在她的画纸上。
  500多张画纸,堆放在她的床头,她的画板也从最初的小圆桌,经过了四方桌、八仙桌之后,王秀苹干脆自己做画板,这张画板与她睡觉的床平分秋色,她小小的房间已经容不下别的东西了。然而,王秀苹的牡丹却—朵朵灿烂地开放着,从她的小房里—直开放到省市举办的各种画展,三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女儿读大二,她梦想成为作家,成天在家写啊看啊,母女俩在丈夫和父亲越洋打工的岁月里,坚强地走着自己的路。
  去年黄定杰休假回国,踏进家门,看到满屋的画纸,满屋的牡丹,满屋的书,他惊喜地几乎掉泪,拥着妻子说:“我再苦再累都值得,我用双手养活了两个艺术家,—个画家,—个作家……”
  为了家里的两个艺术家,黄定杰提前回到马来西亚,他带走了妻子的牡丹图,送给外国同事,回到马来西亚的黄定杰工作特别认真,只要想到家里的画家和作家,他内心就十分平和,感觉自己很幸福,也与外国同事相处很好,同事们都好羡慕他的画家太太,他在国外买了手提电脑,英文水平也突飞猛进……
  他每个星期都给妻了打一个越洋电话,他知道妻子对画的执著,她沉迷于牡丹甚至放弃了正常人的生活,他常想,妻子真是了不起,在生活得到完全保障后,她选择的是追求、是奋斗、是不甘落后的进取,他工作的干劲更大了,他们常在电话里相互鼓励:虽然我们两人的年龄加起来就快100岁了,但是我们绝不放弃奋斗。
  去年,王秀苹满怀信心地参加一个画展,但因为种种原因她的牡丹图落选了。回到家,王秀苹默默流泪,她平生第一次拨打了丈夫的电话,然而听到丈夫的声音,她却咽下了泪水,她知道他很挂念,所以她什么都不能说。
  王秀苹强迫自己忘却失败,重新回到画室,回到牡丹的世界里,工笔牡丹、写意牡丹,她完成了她艺术上的跨跃,去年,她参加了省公路系统职工书画表演赛,获得了一等奖,今年参加职工美术作品大赛获得了一等奖,她的牡丹图上了挂历,并为她挣回了市精品文艺突出贡献奖。
  又到了黄定杰回国探亲的时间,他没想到妻子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抚着妻子的手说:“你的生活不能动荡,牡丹是你的艺术品,而你是我的艺术品,我挣钱养着你,等我给你挣钱换个大房子,建个画室,送你去北京进修……”
  王秀苹的泪水夺眶而出。
  这就是夫妻情爱。(记者 胡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