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的心事

日期:2015-01-14
2011年5月30日,纪静载誉归来。6月3日上午,当记者尝试联系纪静时被告知她已回到省队,次日即将飞往北京参加集训。“这个端午节,她还是没能陪我们一起过。”纪静的妈妈王爱容不舍地说。
  人物档案
  纪静,今年24岁,碧石渡镇卢湾村人。1999年,纪静进入了市体校并开始练习举重。
  1999年10月,在我市举办的第10届省运会青少年举重比赛中,才训练3个月的纪静获得了女子40公斤级比赛的第六名。
  2003年,纪静正式进入湖北省队。2008年进入国家队。
  1、“我愿意试试!”
  1993年,女子举重运动员曹双妹退役后回到体校任教。1999年6月,她在碧石渡镇卢湾小学招生时,该校的体育老师向她推荐了一位名叫李萍的同学。当时为李萍测试立定跳远时刚好是下课时间,原本寂静的校园热闹了起来。而曹教练的到来让孩子们显得更加兴奋,许多同学都好奇地围了上来,纪静也是其中之一。
  “乍一看到纪静,我就记住了她的眼睛,特别有神。当时我走到她跟前,问如果是她立定跳远,能不能超过李萍?”曹教练回忆说,
  纪静的脸“唰”地红了。但她没有忸怩推辞,而是听话地向前跳去,当时跳远的距离有一米多。“我看出来了,你没有使劲!”看着纪静轻松的神态,曹双妹肯定地说,“这样吧,你再试一次,如果超过了李萍,我就给你奖励。”围观的孩子一听都起哄道:“奖什么啊?”曹教练走到孩子中间,将其中一个女孩头上戴着的桅子花摘了下来,“就奖这个。”
  这一次,纪静用力地向前跳了去。“我一看她的架式就觉得这次成绩肯定不错,果然实际测量的距离是2.05米。2.05米是什么概念?初三学生参加体育考试,其中立定跳远这一项的满分成绩是1.98米,而当时纪静还只是一名五年级的学生。”也许是印象深刻,至今说起与纪静的初次见面,曹教练仍记忆清晰。
  外型出众,测试的成绩理想,以一名专业运动员的眼光来看,曹双妹觉得纪静是个苗子。于是,她试探地问道:“想不想和老师一起到体校练举重?”“好啊!”没想到纪静一口答应了。
  几天后,曹教练再次来到碧石渡镇,这一次她要去的是纪静的家。当听说要女儿去练举重时,母亲王爱容一口回绝了:“女孩子练什么举重?那会练得又矮又胖的!”而当时小纪静不知哪来的勇气:“妈,我愿意试试!”听着女儿不容置疑的话语,王爱容算是点头同意了。
  “一来我想换个环境,二来是我觉得曹教练很有亲和力,我愿意跟着她走。”12年后,当纪静与记者再次聊起这件事时,她如此说道。只是这轻轻一句“我愿意试试”,从此改变了纪静的人生轨迹。
  2、家门口举办省运会,只训练了三个月的纪静说:“我想上赛场”
  纪静到体校那天,学校刚刚放暑假。这次和纪静一起进入体校的女孩子有七八个。也许是来自农村的缘故吧,孩子们都很能吃苦。每天,她们一边学习一边进行简单的木棍技术训练,还有短跑。
  时间转眼来到1999年10月,这一年,第10届省运会青少年举重比赛在鄂州举办。虽然这些女孩子只训练了三个月,但是想到4年举办一届,又是在家门口比赛,于是赛前的一个星期,曹教练把大家召集到一起问道:“你们想不想上场?”技术要点没掌握好,能上场吗?大家明显信心不足。
  12岁的纪静没考虑那么多,她毫不犹豫地说道:“教练,我想上赛场。”纪静的回答让曹教练既吃惊又暗暗高兴,要知道,在赛场上比拼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胆量的较量。
  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在省运会举重赛场的女子40公斤级比赛中,纪静拿了个第六名。正是这次比赛中突出的表现,让省队的教练也记住了纪静这个名字,并特别交代要把纪静列入苗子重点培养。体校为此召开专题会,并为纪静单独制定了训练计划。
  3、母亲病重时,纪静想:“如果能拿我的命换回妈妈的健康,我愿意。”
  纪静的父母纪建中和王爱容曾是木材公司的普通职工,后来双双下岗了。纪静进体校时,父亲纪建中还在江西打工。“当我知道纪静进了体校时特别生气。女孩子练什么举重?况且她才那么小,什么都不会干,一个人在外面怎么办?”今天说起来,父亲纪建中仍旧为孩子心疼。
  2003年11月,王爱容突然全身疼痛并皮肤发黄,连眼白处都呈黄色,经医院诊断患上了胆总管结石。后来因病情突然恶化,院方将王爱容转到了武汉。而纪静正是当年正式进入湖北省队的。“医生一度束手无策,在病床上的我痛得咬牙切齿、抓狂时,都没敢告诉纪静,尽管当时我与女儿在同一座城市。”王爱容说。
  在那年的一次比赛中,纪静第一次进入了全国第八名。为此,教练给她放了几天假。当纪静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并一次次拨打邻居家的电话时,都被告知父母不在家,不能接听她的电话。
  “回到家我才知道妈妈病重的消息。当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妈妈那蜡黄蜡黄的脸时,我觉得天都快塌了。而爸爸也仿佛老了好几十岁,如果能拿我的命换回妈妈的健康,我愿意。”情难自抑的纪静在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偷偷哭泣时这样想着。
  自此,父母的身体就是她最大的牵挂,也是她埋在心里从不向他人道出的心事。
  4、一句“回家的感觉真好”,让纪建中夫妇俩那样揪心
  在纪建中和王爱容眼里,虽然日子过得贫苦,但是这与夫妻俩倾注在女儿纪静身上的爱没有矛盾,她一直是他们的掌上明珠。而从纪静进入体校的那一天起,夫妻俩觉得小纪静一下子长大了。“在体校训练再苦再累,只要回到家中,她都是满脸笑容,从不说苦,从不喊累。让她去休息也不肯,不是帮忙择菜做家务,就是给我捶背按摩。”王爱容说。而在纪静看来,每次回家时,爸妈看见她手上的老茧都会心疼半天,所以她只能更开心地面对他们。
  2004年,纪静参加完一个比赛回到家休息时,刚一走进家门,纪静就舒展着手臂,由衷地对母亲王爱容说:“妈妈,回家的感觉真好。”望着日渐瘦削的女儿,王爱容让纪静去休息一下。没想到这一次,纪静听话地答应了。忙完家务的王爱容来到房间看着女儿熟睡的脸庞,心里有着百般滋味。
  “从2003年进入省队后,纪静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8年来,纪静只是和我们过过两次春节。”父亲纪建中说道。
  5、拼命向前冲,11月份在巴黎举办的世界女子举重锦标赛是我的目标
  从2001年开始,教练曹双妹带着纪静连续三年参加了全国高水平人才训练基地举重锦标赛。在这三次比赛中,她都获得了女子44公斤级冠军,成绩因此达到了一级运动员的标准。2003年,纪静正式进入湖北省队。2008年,纪静进入国家队。同年3月底,纪静备战奥运会选拔赛,遗憾的是那次选拔赛纪静只拿了第三名,与奥运会擦肩而过。在2009年的全运会中,纪静拿到了全运会的入场券,市文体局局长周岫带领30多人的“啦啦队”去山东济南为纪静打气加油,然而决赛时纪静因降体重影响发挥,最终总成绩只获得了第六名。
  “这样下去不行,能不能将纪静的比赛级别从48公斤级升到53公斤级?”观摩比赛完后,文体局有关领导召集体校开专题研究会,决定把纪静的级别由48公斤级升到53公斤级,并将这一决定上报给省重竞技管理中心。
  原来,在2010年以前,纪静参赛的级别都是48公斤级,“我刚去省队时体重才42公斤,是全队当中体重最轻的一个,后来因为体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增加,所以每次比赛都会有3—4公斤的体重要降,一降体重就得吃的很少。特别是比赛前一两天的时候,是滴水未进的饿两天。别人吃着你只能看着。”纪静介绍说。
  还有一个降体重的办法就是蒸桑拿,每次训练完,纪静都得在桑拿房里蒸上一个半小时,晚上回队已是九、十点了。有时候甚至比这还晚。当大家在玩耍、休息的时候,纪静都是在桑拿房里度过的。
  最终,省队和主教练徐芳采纳了建议,决定将纪静的比赛级别从48公斤级升为53公斤级。
  自此捷报频传。2010年,在全国女子举重锦标赛53公斤级比赛中,纪静获得总成绩第三名。2011年5月23日,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的全国女子举重锦标赛中,纪静在53公斤级比赛上,以抓举100公斤、挺举120公斤、总成绩220公斤的成绩,一举包揽该级别三枚金牌。
  “机遇到了,我现在要拼着老命向前冲。下一个目标就是11月份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世界女子举重锦标赛。这些都是奥运会积分赛,一场一场地打好了,才能参加2012年的奥运会比赛啊!”纪静笑呵呵地告诉记者。(记者 盛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