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州农家姐妹深圳T台走秀

日期:2015-01-14
模特是千万少女心中充满光环的职业,模特的梦意味着青春、窈窕和靓丽,每一个高个少女都会在内心深处做着这样那样的关于青春和美丽的梦想,放飞梦想的舞台就有对模特职业的无限向往和追寻。
  A、模特的梦缘于偶然
  在华容镇桥头村5组有一对身高1.73米的姐妹,姐姐廖凤玲1981年出生于华容镇一户贫困家庭。儿时,父母一直在外做农活,家里就靠廖凤玲做饭洗衣,照顾妹妹和弟弟。
  1999年,18岁的廖凤玲从鄂州粮校毕业,派遣到华容镇一家工厂,每月工资不到200元。得知这一情况,廖凤玲没有去单位报到,而是买了一张去深圳的火车票,走上了打工之路。
  廖凤玲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广告公司跑广告,月薪2000多元。刚去深圳时她充满了喜悦,很努力地工作着,认识的朋友也一天天多了起来。在一次深圳商场的广告促销中,一位朋友对她的印象极佳。活动结束后,她问廖凤玲愿不愿意做模特。廖凤玲很惊讶地望着她,模特对廖凤玲来说并不陌生,她在鄂州粮校读书时,曾经参加过多佳模特队的训练,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一名专职模特。专职模特对她而言,意味着神秘,她没有信心从事这一职业。朋友看出了她的顾虑,便建议她利用双休日去做兼职模特,这样既保住了现有的工作,又能多赚一份工资。廖凤玲一口就答应了,因为她需要钱。在深圳,即使是朋友之间也是不能开口借钱的。而她需要钱,需要钱租房,需要钱寄给父母。她是家里的老大,就有一份为父母分忧的责任和义务,尽管她知道做兼职会很辛苦。第一个工作日,廖凤玲一大早就起床了。朋友直接带她去T台走秀,她甚至没有时间训练,没有时间去琢磨别人怎么走,就被推上了舞台。凭着在多佳模特队里学的一点基础,她跟着其他女孩子一起一步一步地走着,那一场T台秀,廖凤玲走得满头大汗,也走得胆颤心惊,她总怕自己摔倒了,总怕自己影响了整台走秀的效果。她成功了,从朋友赞许的眼光中,她读出了鼓励。她拿到了第一笔走秀的出场费,尽管很少,可对廖凤玲而言,那是一场自信的挑战,是一场耐力和勇气的挑战。从这一天开始,廖凤玲走进了模特圈,模特这一职业替代了她的其他职业。
  B、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廖凤玲踏进模特这一行后才知道,这一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丽和光芒四射,尽管舞台上她们是灿烂多姿的,可台下的训练生活却是异常枯燥和艰辛。
  刚进入模特圈的廖凤玲并没有多少时间训练,每一个动作的要领只能靠自己在舞台上偷偷向别人学习。刚开始的时候人不熟,没有人教她该怎么做,一切靠她自己一点一滴地悟。她用时间和真诚融入了那个圈子,慢慢地那些大牌模特和她讲话了。她虚心向她们请教,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要点,她都认认真真地记在心里。没有时间训练,她就把舞台当作自己的训练场,每一场走秀,她比别人走得辛苦,走得认真,对她而言,每一场走秀并不仅仅是为了出场费,更多的是在积累和学习。
  本来就很高的廖凤玲必须每天穿着高跟鞋在镜子前练习走路,走路这一个动作,一练就是千次万次。有时候脚肿得无法穿高跟鞋,可到上场走秀时,不管脚肿得有多疼都得忍着上台,满面笑容地面对观众。有时候一天需要走好几场秀,往往是这场刚结束,来不及卸妆,就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忍着穿高跟鞋的疼痛去挤公汽。一天下来,回到自己租的小屋后,才想起这一天居然没有吃东西,尽管肚子很饿,可她已经累得没有一点力气做饭了。
  廖凤玲在模特圈里一天比一天成熟,名气也一天天大了起来,找她拍广告、做车模、做平面广告模特的客户越来越多,她的出场价也高了起来,出场次数也跟着多了起来。
  这时,妹妹廖燕玲来深圳玩,1983年出生的廖燕玲和姐姐长得一样高,出门特别打眼。她跟随姐姐参加一个活动时,在场外被一家礼仪公司看中了。面试时,要从20个人中选出4个人,从来没有做过礼仪工作的廖燕玲被选中,第一次做了回礼仪小姐。拿到出场费后,她不愿意再回工厂工作了,她要留在深圳像姐姐一样做模特。
  廖凤玲对廖燕玲要求特别严格。练习贴墙站,两膝之间必须夹得住一张纸,刚开始练习时,廖燕玲总是做不好,姐姐就拿一根木条站在一旁监督。特别是穿高跟鞋练习走路的时候,廖燕玲总是走不好,有时候走着走着身体就往下软,姐姐就拿小木条抽打她。姐姐告诉燕玲,模特走秀的出场费比礼仪小姐高几倍,为了能够留在深圳,必须加紧训练。在姐姐的精心指导和培训下,廖燕玲很快上路了。第一次上台走秀的时候,她紧张得浑身颤抖,汗水在背上像虫子一样爬,她想起姐姐的苦心指导,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镇静,不能给姐姐丢脸,终于她顺利走完了第一场秀,得到了姐姐的表扬,她的模特之路在姐姐的带领下很顺畅地打开了。
  C、姐妹俩的模特梦在腾飞
  自从妹妹廖燕玲到深圳后,廖凤玲就从以前4人合租的房子里搬了出来,和妹妹合租了一间小屋。为了省钱,她们租的是一个顶层加盖的铁皮房子。刮大风时,常常感觉房子随时可能被吹走。下大雨的时候,姐姐只有拿着盆子接水,才能让妹妹安心睡觉。燕玲害怕虫子,可铁皮房里经常有蟑螂。有时候在黑暗之中,廖燕玲会突然对姐姐说,蟑螂来了,她闻到了蟑螂的味道。
  姐姐不信,把灯打开后,真的看到了逼近床边的蟑螂。姐姐就给妹妹打气,想哄妹妹入睡,妹妹明白姐姐的苦心,常常是忍着害怕装作睡着了。在那段有蟑螂的日子里,妹妹一有时间就去药店寻找杀蟑螂的药,直到把蟑螂全部杀死后,她才敢真正安心地睡觉。
  廖燕玲刚到深圳时,非常依赖姐姐,她不敢一个人外出演出,不敢一个人坐公汽,因为害怕深圳的治安不好。廖凤玲刚做模特时,由于赶场较多,早晨总是很早就要起床,有一天早晨她背着包出门时,被别人从背后用刀顶住了身体,包被人抢走了,她哭着乞求那人给她留几块钱坐公汽,可那人已经拿着包跑走了,她只好忍着恐惧回出租屋拿钱再去赶公汽。那个时候,她告诉自己,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一定要坚持下去,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留在这座城市里,这座城市会接纳她的。现在妹妹廖燕玲来了,她赶妹妹出门,每天给她仅够坐公汽的钱,她告诉妹妹,路就在鼻子底下,就在嘴巴里,不会走的时候就问,她能够闯进模特圈,而且一天比一天发展得好,她相信妹妹一样也能够闯进模特圈,一样也能够发展得好。
  在姐姐的逼迫下,妹妹很快熟悉了深圳这座城市,在短暂的时间内,妹妹不仅成功地融入了模特圈,而且成了深圳的“公汽通”,同事们要去哪里都来问她俩,她总会脱口而出。姐妹俩出门挤公汽的时候,都是妹妹先挤上去再拉姐姐,有时候妹妹挤上去了,回头看姐姐还站在车下,不得不从车上下来陪着姐姐等下一辆车,姐妹俩在生活上是互相依赖照顾。在模特训练和舞台学习之中,姐姐成了妹妹的榜样,妹妹处处以姐姐为荣,在举手投足之中,妹妹一点一滴地向姐姐看齐,而姐姐却向那些大牌模特看齐。她们在深圳一边拼命挣钱,一边努力学习,不管是服装搭配、化妆还是色彩组合,姐姐廖凤玲都会不顾一切地去学习,她不仅在舞台上学习舞台经验,还在后台跟着后台导演学习一切化妆的技巧,有时候后台导演忙不过来,她就帮后台导演做事。由于她的勤奋好学,再加上自身条件非常好,她在模特圈中已小有名气。妹妹加入模特圈后,姐妹俩在模特圈被戏称为大廖和小廖,大廖和小廖在深圳的舞台上展示着她们的青春和梦想。
  D、深圳这座城市没有让她们失望
  深圳几年的模特生涯彻底改变了廖凤玲和廖燕玲的生活,从一无所有的农家女,白手起家在深圳打拼,从租住铁皮房到搬进了自己买的房子,她们一步步实现着自己的人生梦想。廖凤玲利用做过楼盘销售的经验,首先在深圳买了一套小房子,姐妹俩工资越来越高后,她们相约在深圳买了房子。那个时候,她们都忙着工作,几乎没有时间去消费,她们把赚的钱投到了房产上,现在她们在深圳都拥有了自己的住房,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姐姐廖凤玲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儿,为了女儿,她在模特事业的顶峰时期选择了退出,她要给女儿更多的母爱,也要给丈夫更多的关怀。现在的她呆在深圳的家里开着网店,过着一种很悠闲的家庭生活,可她始终没有忘记学习,在深圳不学习就会倒退,她不仅要求自己学习,也要求妹妹学习。妹妹现在也退出了模特职业,在幕后做经纪人,不过她深受姐姐的影响,越来越爱深圳这座城市,也越来越爱学习和思考了,在模特经纪人中,她以过来人的精明和执著仍然行走在模特职业的道路之间。(  特约记者 邓元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