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温州的日子

日期:2015-01-14
人物简历:
  刘少平, 1974年12月出生,汀祖人。1998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后在深圳一家学校任教,3个月后辞职,开始飘荡。现任《企业文化》杂志社温州站站长,同时也是温州拜丽德集团的企业报主编。他的小说《当轻烟爱上薄雾》网上点击率非常高。
  人物感言: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人需要去学习,总结,永无止境。
  认识刘少平很偶然。上月底他回鄂州为自己的房子办产权证,临行前他想看看家乡的媒体及同行们,就给我们报社打了个电话,接待的同事热情地把他介绍给我们栏目组,于是就有了这次采访。
  回顾自己飘在外地的日子,刘少平说其中有许多艰辛和挫折。
  飘荡中找准自己的位置
  1994年到上海求学,是刘少平生平第一次出远门。学了4年的教育学,但他只当了3个月的老师。从深圳那所学校辞职的时候,他反而觉得很踏实。从学校出来后,他跟一个校友跑市场营销,很累,也很困惑,不知道自己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大学时的写作老师是北京一个杂志社的编辑,得知他的近况后,对他说:你还是适合写东西,到北京来帮我吧。
  在北京帮了老师几个月后,杂志社要在温州设点,老师推荐刘少平去负责温州片的工作。
  第一年给了刘少平3万元的费用,半年就用完了,如何让温州站坚持下去?刘少平与朋友开了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期待着自己为企业做些策划,然后让自己的公司去运作。
  2000年到温州时,各大报在温州都设点,市场竞争激烈。而刘少平仅仅是通过当地的“湖北商会”了解当地的情况。老乡告诉刘少平,温州老板一般第一次不见你,往往是你跟他做了多次免费宣传后,他开始对你有印象了,才和你接触,一旦接触就把你当朋友,当参谋,非常信任你,什么事都交给你打理。
  因此,刘少平利用杂志的影响力把外地做得好的企业“娃哈哈”、“万向”、“青春宝”、“雅戈尔”请到温州去开研讨会。这是温州老板最喜欢参与的事情,因为温州人也很困惑,当时的他们已经很有钱了,但是不知如何壮大,所以亟需了解别人的成功经验。
  刘少平在温州极力倡导杂志社提出的企业文化,免费为一些企业提供好的建议。比如,拜丽德原来的标识是灰黑色的,经过杂志社的专家们分析,建议企业用鲜明的蓝色,从展厅、员工的胸标,到海报上的表现,都很鲜明,让人一进去就有很抢眼的效果。企业老板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
  这样的活动开展了多次,温州的企业家们对刘少平也有了点印象,不仅杂志的订数上来了,也有许多企业找上门来要求刘少平为他们策划活动。刘少平终于在温州打开了局面。
  变化从温州开始
  刘少平说,也正是在温州,让自己从内到外都有了一次彻底的改变。
  刚到温州时,因为刚刚进入记者这个行业,快速成名是他那一个时期的主导思想。所以他总想着写些大部头的东西,写些爆炸性的东西,以便让当地人知道自己的名字,注意到自己,唯有如此才可以开展工作。
  所以他到温州后,花了很大气力,写的第一篇稿子就是《温州服装特许经营,路在何方?》。那时正是温州服装最红火的时候,这一篇文章让别人对刘少平有了认识。当时许多服装业的老板也在私底下讨论这个问题,看到他的报道后,许多老板私底下找他一吐心声,他根据一位老板的谈话又写了一篇《虎豪的冬天》。当时虎豪是一家服装公司,因为在服装业很难立足,正准备从皮夹克转型到休闲装,刘少平当时只想到自己的文章受关注,抓住这一线索,没想到会给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马上成文。
  这篇文章给正在转型的虎豪企业以致命的打击,影响了他的公信力,不到半年时间,这个公司轰然倒地,从竞争激烈的温州服装业彻底消失了。
  这件事对刘少平影响很大,他发现,有时仅凭满腔热情无法在那里生存,他不再逞一时之快,有时自己感觉特别过瘾的稿子,他会因为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而压下来。更多的时候,他考虑的是杂志的利益,是生存。
  最恋是家乡
  虽然从读大学的那一天起,刘少平就离开了鄂州,但是无论走到哪里,刘少平心里最牵挂的还是家乡。
  时至今日,刘少平身边还保留着一封姜锋青老师给他改《洋澜湖潮》的信。那是他还在泽林读高中时,他寄了首诗给姜老师,原以为会石沉大海,没想到不久,姜老师就给他回了信,并鼓励他汀祖曾走出了不少作家,相信,不久的将来,人们会记住刘少平这个名字。这首诗后发表在当时的《鄂州科技报》上。
  这封信,给当时贫困的刘少平许多温情,也让他一提起家乡依恋之情油然而生。
  2005年,当刘少平手头有了买房的钱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在家乡购房,188平米的房子,花了20多万。在外飘荡的日子,很苦也很累,刘少平觉得在家乡有了房子就是有了根,无论自己飘得多远,都有一个可以供自己歇息的地方。 等自己老了,就在这所房子里,写自己愿意写的东西。
  和许多走出鄂州的人一样,刘少平也很关心家乡的变化,几乎每天都要从网络上找一些家乡的消息看看。
  对家乡媒体,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在温州,满眼都是当地媒体的广告,比如晚报打的口号是“家的报纸”,都市报打出的是“清晨第一眼”。所有的报社在户外都有广告,车身上有广告,高楼上也有。就连社区里,也经常可以看到各报社组织的各种活动,让人感觉到报社就在你的身边,与你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是各家报社的共同想法。回到鄂州,他感觉,本地的媒体只顾着宣传别人,好像对自己的宣传过少。(记者  罗琼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