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的“花花世界”

日期:2015-01-14
新闻现场
  一辈子的事
  现年78岁的廖传火是个农民,却从未做过一天的农活,他把一生的时间都放在了印花上。
  9月2日,在华容镇凉亭村葛兆廖湾三组,记者辗转找到了廖传火老人。
  大病初愈的他身体仍很虚弱。但提到印花,老人用了这样一句话:“一辈子喜欢”。
  跟随廖老来到了二楼的印花间。两块大木板拼成的工作台,各种染料依次摆放着。地上是一大堆雕花印版,还有一些已完工的印花床单,线条清晰、花色艳丽,相当精致。不过,最惹眼的是墙边的两只箩筐,里面塞满了白洋布,那是老人前两天从外面挑回来的。“老了,现在都挑不动了。”廖老幽幽地说。
  廖老的四个儿子都会这传统印花手工艺,以前生意好时,看到父亲忙不过来,儿子们都会一起来帮忙。提起全家人做印花的情景,廖老也是百感交集:“其实,现在不用出门,就有人找上门来,这生意一年到头都有做的。做不过来怎么办?没办法,成本低呀,儿子在外打一天工也比这个赚得多,我只能慢慢做了。”
  天天月月年年都在做印花,廖老从来没有厌烦过,每当做的时候,老人的心里充满快乐。可现在,老人一拿起印版,就隐隐的有些担忧。“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不晓得能做到什么时候。”
  记者手记
  坚持到底
  廖传火老人是不善言谈的。一说印花,就只有两个字:“喜欢”。老人坚持的观点是:干一行,专一行。
  “喜欢”二字就是前提,“坚持到底”是他表达喜欢的方式。
  一个人的坚持有多久?看着老人日渐衰弱的身体,记者不敢深想。对于列入非遗保护名录的印染来说,仅有老人那朴素的“喜欢”够不够?或许我们都应该来思考这个问题。
  新闻背景
  踩高跷、穿花龙舟、织布、印染(印花),这些是在我市不久前公布的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榜上有名的项目。其中印染就是指华容镇的印染工艺。说到这里,必须提到廖传火,一个提及鄂州印染就不能回避的名字。
  廖传火今年已是78岁高龄,老人做了一辈子印花,至今不肯停歇。这缘于幼时,当看到原本平淡无奇的白布被染成五颜六色的花布时,只看了那一眼,廖传火就感到惊奇并喜欢上了它。17岁时,廖传火开始跟随一位廖师傅学习印花工艺。读过私塾的他领悟得很快,连印花用的染料,他一眼就能辨出真假。不久,廖传火便能独当一面在外跑生意了。从黄冈到武汉再到潜江,廖传火挑着工具箱,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着。
  一转眼,20年的时间过去了。多年积攒的经验和始终不变的热爱让廖传火的印花手艺日臻完善。随着年龄的增长,廖传火决定返乡。经他手染出来的耐磨不褪色的花布,就像是一张名片。村民口口相传,廖传火成了那一带的名人。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以此为生的传统工艺竟走进了“八艺节”。在“八艺节”期间,《湖北省非物质文化保护成果展》在省博物馆举行,这次展览邀请了7位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现场展示绝活。作为印花工艺的代表,廖传火和儿子一起为参观者展示了传统印花工艺,精湛的技艺给参观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八艺节”闭幕后不久,廖传火的家里就来了两位不速之客。这是两位来自仙桃的女同志,她们看了廖传火在“八艺节”期间的表演后,十分震惊,专程从仙桃赶到他家,只为再目睹廖传火的传统手工艺,并恳请他做几件印花床单。(记者 盛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