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散心:从农村妇人到董事长的艰辛历程

信息来源:鄂州政府网 日期:2019-04-25
“成功者找原因,失败者找理由。”当听到邓散心的故事,或许会觉得,我们为自己的失败找了太多理由。
  当年,只读过两年书的邓散心一根扁担挑上两个孩子,再领着两个女儿,从湖北鄂州农村来到武汉,捡过破烂,卖过鸡蛋,开过小餐馆。如今,她拥有五家连锁酒店和一个占地150亩的梦天湖度假山庄,资产6000多万元。
  如果把邓散心20多年的经历拍成电视剧的话,将是一部中国式的《阿信》。
  富家疑邻倔强母亲携子走他乡
  1948年初春,湖北鄂州一户贫寒的农家,一个小生命降生了。父母给她起名叫邓散心。就在邓散心40天大时,不堪重负的父母不得不含泪把她送给别人。8岁那年,邓散心背上书包,蹦蹦跳跳进了学堂,她勤奋、用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但是,这种快乐的日子没能维持多久。10岁那年,养父不幸去世,养母改嫁,邓散心只得辍学回家。
  养母脾气不好,挨打受骂成了她的家常便饭。有一次,被无故打骂的邓散心萌发了寻找生母的念头,不知问过多少人,跑了多少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妈。母亲看到满身伤痕的女儿,心酸地说:“本想让你活得好些,没想到你吃了这么多苦,遭了这么多罪,咱以后哪都不去了。”
  邓散心在妈妈的照顾下长大成人。经人介绍,她与邻村青年李友林相识,1969年结婚。婚后,丈夫在武钢上班,邓散心在家务农,一个人犁田打耙,常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后来,他们相继有了4个孩子,生活更加艰难。
  1978年的一天,邻居家丢了100元钱,怀疑邓散心和她的孩子。倔强的邓散心不能容忍如此不白之冤,她找到村干部说,她要离开这里,100元找不到,就再也不回来。于是,在那个初冬的清晨,她手牵肩挑,带着4个孩子去武汉投奔丈夫。
  后来,邻家的100元钱找到了,但邓散心再也没有回来。
  拾荒糊口10块钱做起鸡蛋生意
  来到武汉,丈夫将妻儿5人安置在6平方米的单身宿舍,这里就成了他们的家。屋里除了一张床、一张饭桌和锅炉碗盏外,再无一件家什。门外火车驶过,屋顶上的灰尘震得直往下掉。一家6口的经济来源就是丈夫每月41.6元的工资。
  为了生存,为了让孩子们读书,也为给丈夫买7分钱一包的纸烟,邓散心豁出去了,决定上街捡垃圾。从此,在青山区红钢城各处的垃圾堆旁,多出了一个身材高大却又衣着单薄的身影,饿了啃一口烙饼,渴了喝一口自来水。第一天她把废品送到收购站时,脸红红的、心慌慌的。当工作人员递过来一叠零钞时,她小心翼翼数了一下,3角5分,邓散心顿时心头一热,决定从此好好生活。
  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邓散心攒了10元钱。平时,除捡垃圾外,聪慧的邓散心还寻找其他赚钱途径。她发现城里人爱吃鸡蛋,而当时凭票供应的鸡蛋既不新鲜,限量供应又不能满足需要,邓散心打算从鄂州老家贩鸡蛋到武汉卖。精明的武汉人,一看便知道这是新鲜鸡蛋,不一会儿,一挑子全被抢光,连留给孩子们解馋的几个也被人家好说歹说买了去。
  这一趟下来,邓散心赚了5元钱,尽管奔波一天没吃饭,她还是开心地笑了。
  雪夜送鱼“武汉阿信”赔本赚人心
  3个孩子上学,支出很大,邓散心拿出攒下的几百元钱,每天乘火车往返200余里,又做起了贩鱼的生意,一家家餐馆送,由于鱼儿活蹦乱跳,价格比别人便宜,态度、信誉又好,客户越来越多。
  有一年春节,武汉某厂要为职工发年货,选中了邓散心的鱼,价格都已谈妥,然而天公不作美,交货前―天突然下起大雪。由于湖面结冰无法打捞,邓散心只得在市内买鱼,可此时鱼价暴涨,这笔买卖邓散心一下子要赔进去800元,相当于她起早摸黑两个月的毛利。这且不说,恶劣的天气还造成轮渡停航,邓散心只好踩着破旧的三轮车,行程30多公里去买鱼。凌晨2点钟,顶着刺骨的北风,迎着漫天大雪,邓散心拖着几百斤鱼往回赶,不料行至长江大桥桥头时,三轮车的轮胎又被积冰扎破了。
  万般无奈,邓散心只好蜷缩在三轮车旁,一直等到天亮才找人修好车。邓散心赶到工厂时已是早晨9点多钟,在屋子里烤火的厂领导看着雪人似的邓散心,握住她冻得冰冷的双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从此,这家工厂就认定了邓散心。
  一传十、十传百,靠诚、信、义打开销路的邓散心,生意越做越大。1985年,她成了武汉市远近闻名的水产经营大户。当时日本电视剧《阿信》正在中国热播,剧中“阿信”坚韧不拔的形象与邓散心有颇多相似之处,于是“武汉阿信”这一称呼在行内渐渐传开。
  肩膀扛砂母女背出一座“梦天湖”
  送鱼时间长了,邓散心对餐饮业也了解了不少,何不开个专做活鱼菜的餐馆呢?顾客的认同和信任,坚定了邓散心谋求更大发展的信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邓散心租了一个印刷厂的经营场地,和二女儿开始了艰苦的扩建改造。当时没钱请吊车,也请不起很多小工,邓散心对女儿说:“我们自己扛!”于是,母女俩一人穿一件宽大的工作服,高高的脚手架上、迂回曲折的简易楼梯上,两位瘦弱的女性背着水泥来回穿梭。就这样,邓散心硬是和女儿用肩膀扛起了一座“梦天湖酒楼”。
  邓散心秉承一贯的经营风格,档次高价位低、服务热情规范、环境优美整洁,连装修豪华的包房和歌舞厅也从不收服务费,酒店被顾客誉为“上帝之家”。
  几年后,邓散心的事业越做越大,成立了由天梦服装厂、海鲜大酒楼、娱乐中心组成的大型民营企业梦天湖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又开了几家分店。
  2002年,电视剧《刘老根》热播,剧中的龙泉山庄让邓散心心中一动,搞个电视里那样的田园酒店一直是她的梦想。随后,邓散心带领20多名员工到昆明参观世博会。一进会场,她就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一片片花草经过修剪,就像种在地上的艺术品,精致小巧的瓜果挂在树上,像盆景一样别有诗情画意,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度假山庄吗?
  回到武汉,她选中开发区一块地,筹资4000万,带领上百名员工,在一片稀泥上开始建设度假山庄。夏天40度高温,她仍然和员工一起栽花植树,一起吃住在工棚里。
  如今,邓散心已经拥有五家连锁酒店、一家度假山庄。在别人问起成功秘诀时,邓散心朴实地说:“发财有什么好方法?我认为就一个笨办法。想到就做,做起来就别停下。”(本网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