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樊口公园建设文化人士这样建议

信息来源:鄂州政府网 日期:2019-08-07
  编者按:
  樊口公园是鄂州樊口区域沿江路及江滩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也是鄂州长江大保护九大行动之一。尽管仍在建设之中,因其美景初显,已引起了市民广泛关注。目前,我市相关部门正就该项目的建设方案、总体布局、景观命名等内容,向市民征求合理化意见和建议。滚滚长江东逝水,樊口成为一个承载鄂州历史的特有文化符号,站在文化的角度,我市相关人士对樊口公园建设有哪些建议?近期,我市部分文化界人士对此进行了探讨,特辑汇编,以飨读者。
  关注点一:“三国吴都文化”
  樊口古镇和古樊山周边,是“三国吴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三国志》记载,樊口是孙刘联军会师出征赤壁之战的地方,樊口、芦洲一带大江是孙权试航长安号巨舰的地方,樊山江边是孙权迎接夷陵大捷将士的散花滩。
  夏建国建议,将寒溪路到杜沟一线的江边,既作为樊口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又作为鄂州滨江三国吴都风光带的有机组成部分。其好处有两点:一是既可在樊口公园进一步突出“三国吴都文化”,又可将樊口公园与主城区及滨江三国吴都风光带有机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线穿珠”的联动效应。二是建设相应的文化板块。即在雷山脚下建设以孙刘联军会师出征赤壁之战为主题的广场和城市雕塑,并在杜沟洲尾以长安号巨舰为主题、樊川入江之口(樊口)以武昌鱼文化为主题、“六五三”区域以夷陵大捷孙吴将士凯旋散花为主题,建设相关设施。另外,借鉴桂林、丽江、武夷山印象系列的做法,在江边策划大型三国吴都滨江实景演出项目,使鄂州旅游更能吸引人和留住人。
  樊小庆建议,立“樊口”二字碑刻于江边,复建“樊山戍”。樊口扬名甚早,自公元前223年,秦攻楚,从汉水至鄂渚樊口,俘楚王负刍起,就已名扬天下,堪称鄂州第一古战场。樊山戍,孙吴时期就建有武昌(今鄂州)樊山下的一个军事营寨,也是鄂州最早有关军事设施的记录。因紧邻樊港(长港)入长江之口,故又称为樊口戍。五代时有武昌寨,《明史》记载有樊山寨,《大清一统志》中称樊山寨,并云:樊山寨在樊山下。虽然后朝后代名称不同,但都是同一个军事营寨。如能够复建,将能再现这一几个朝代都发生过战事、起到重要作用的军事营垒雄风,这也是“以武而昌”重要的元素。
  童力群建议,建刘关张樊口营寨,塑三人像。历史上,该营寨有蜀刘和孙吴守军各四千人。根据《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刘备与周瑜在鄂县岸边船上会盟。
  江文杰建议,设立长安号巨舰雕塑。《水经注》载:“鄂县北,江水右得樊口,庾仲雍《江水记》云:谷里袁口,江津南入,历樊山上下三百里,通新兴、马头二治。樊口之北有湾。昔孙权装大船,名之曰长安,亦曰大舶,载坐直之士三千人,与群臣泛舟江津,属值风起,权欲西取芦洲。”可见,长安号的起点应为鄂邑。1971年冬,鄂钢“三水源”建设,曾在此区域挖出炭化木约数千棵,这或许是鄂邑为孙吴造船基地的佐证。
  关注点二:“武昌鱼文化”
  樊口古镇乃至鄂州市,以自然资源与人文资源高度融合而扬名古今、闻名海内外的文化品牌,“武昌鱼文化”首当其冲。
  夏建国建议,在规划的“十园”中,应有一个专门以武昌鱼命名的园,如“武昌鱼肆”,形成观武昌鱼、钓武昌鱼、食武昌鱼、品武昌鱼、购武昌鱼一条龙的文化产业链。
  刘敬堂建议,一是公园中应有武昌鱼展示馆,二是将近代咏诗武昌的诗词刻碑,形成主题书法碑刻。
  张靖鸣建议,要把“东吴造船基地”“东吴军事港口”放置一个园区展现出来。规划中的“武昌鱼放洄游地浮雕图”放在“以武而昌”中不适合,应该与“武昌鱼雕塑”“武昌鱼文化馆”放在一起归属一个园区。
  王为建议,规划中的“武昌风采”容易与现代的武昌混淆,如用“武昌故里”更妥,让人一看就明白此处是古武昌之地。另外,规划中的“名鱼故里”,可否改为“武昌渔家”,因名鱼太多,称“武昌渔家”更直白、更亲切。
  “‘樊水故事’的‘故事’有点牵强,能否在‘民信’和‘闸’上做文章,如‘民信之光’类的名字。”张昌谷建议道。另外,相关人士在景观名称、樊水故事、辛亥人物、历史名人园、武昌鱼雕塑、书法题名等方面均有建议。总之,大家希望将樊口公园建设成鄂州的宝贵历史文化财富。
  记者夏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