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与樊口的不解之缘

信息来源:鄂州政府网 日期:2019-09-05

  □余国民

  苏轼到黄州后,寄居在定惠院。一天,有位陌生人提着两条鳊鱼,来定惠院登门拜访苏轼。一见面,两人互相寒暄起来。陌生人自我介绍道:“我叫潘丙,弟兄三人,哥哥潘鲠是蕲水县令;弟弟潘原,准备参加乡试。我们原籍浙江,祖辈迁居黄州,也算是黄州人了。现在江对面樊口居住,和侄儿大临、大观一起,他们一边作科考的准备,一边卖酒打鱼。刚打捞了两条鳊鱼,送给先生品尝,久仰先生大名,还望先生笑纳。过几天,我让侄儿大临来请先生过江,到樊口走走。”

  那一天,大江之上,冬雾已收,轻烟缭绕。一大早,潘大临和弟弟潘大观划着小木船,从江南破浪而来。这次,他们是特地来请苏轼过江的。苏轼欣然应允,小心踏上木船。潘家兄弟驾着小木船,向樊口划来。

  樊口是一座古镇,坐落在樊山北麓。长江从三江口顺着东南方向滚滚流淌,到了这里之后,折向正东方向。九十里樊水从这里出口,注入长江。两股水流,清浊分明,然后融合在一起,向下游流去。樊山山脉的东山与西山之间,有一条峡谷,叫退谷。退谷的前后与两旁,有一座狭长的小湖泊,就是著名的抔湖,湖水向北流入长江。在抔湖的出口处与樊水出口处的长江边,有一块狭长的江滩,紧挨着樊山。早在殷商时期,就有渔民在长江和樊湖一带打鱼,搭了几个草棚子居住。后来,住户增多了,渐渐形成了村落。再后来,各色人等也来此定居,或结网打鱼,或从事运输,或种田地,或做生意,形成了早期的樊口集镇。

  苏轼在江边下船后,在潘大临的带领下,径直朝潘生酒店走去。苏轼从一家米店门前经过,看见招牌上写着“凢口米店”的字样,顿时皱了皱眉头,问潘大临:“这家是干什么的?”潘大临回答道:“是种田的,没读书。”苏轼“啊”了一声,没说什么,只顾走路。潘生酒店坐落在镇子的东头,没走一会儿就到了。潘丙听说苏轼到了,赶忙出来迎接。主宾坐定后,潘丙吩咐家人做菜、备酒。趁此机会,潘大临问起刚才苏轼皱眉的原因。苏轼说道:“樊口,是个古老的地名,不能写成‘凢口’。”苏轼继续说,“此地以‘樊’字命名的地名很多,有樊山、樊水、樊湖、樊港等,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樊口。对于‘樊’字的来历,有人说是西汉开国元勋樊哙的封地,有人说是古代樊国的地盘,有人说是古代这里出了个名人樊仲文。依我看,应是以人物姓氏命名。楚国有个楚庄王,他的王后叫樊姬。有个故事说,樊姬举贤,孙叔敖为相,使楚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据我考证,樊姬就从这里走出去的。因为樊姬有大功于楚国,楚庄王就将这里的山山水水赐姓‘樊’。”

  正在这时,家人来报,鱼蒸熟了,酒备好了。大家分宾主坐定后,准备用膳。这时,坐在苏轼对席的潘丙说:“欢迎尊贵的客人苏先生!”然后举杯一饮而尽,苏轼自然也是酒杯见底。众人齐声喝彩。这时,潘丙向苏轼介绍,刚捞上来的武昌鱼,清蒸的,又鲜又美;清醇的潘生酒,自家酿制的,韵味绵长。苏轼听了,食欲大增。酒过三巡,潘丙说:“苏先生,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先生意下如何?”“但说无妨!”潘丙道:“家兄早有此意,不便开口,就是想请苏先生教我的大临、大观两个侄儿学诗。”苏轼听了,立即应允。“天地君亲师!”“行拜师礼!”潘丙立即将苏轼请到堂屋,在中堂前摆了一把太师椅,让苏轼坐下。大临兄弟俩跪在苏轼跟前,齐声喊道:“恩师在上,弟子有礼了!”于是,在叔父的主持下,兄弟俩向苏轼行三叩首之大礼,从此他们便以师徒相称。大家轮番敬酒,苏轼来者不拒,一边谈话一边喝酒,品尝鲜美的武昌鱼,兴趣大增,酒量也随之大增。苏轼原本只有半斤的酒量,此番足足喝了一斤,从中午开始,一直喝到月上柳梢头。

  这天晚上,苏轼留宿樊口。约摸三更时分,苏轼酒醒了,翻身坐起,望着窗外,已是月上中天。苏轼洗了一把脸,酒意全消,睡意全无,十五年前初到樊口时的情景出现在眼前。

  那是宋治平三年(1066年),父亲苏洵写作《易传》未就,在京师开封病逝,享年58岁。上一年,夫人王弗在京师病逝,年仅27岁。按当时官场的惯例,苏轼在京师直史馆任上准假回乡守制。此番与弟弟苏辙一道扶柩回四川,安葬亡父和亡妻。苏轼一行于六月从京师出发,护送父亲和妻子王弗的灵柩,由汴水进入淮河和长江,再溯江而上,来到武昌樊口,落帆歇脚。这是苏轼兄弟第一次踏上武昌樊口的土地,他们利用落帆歇息的机会,就近游览了樊口周边的风景,领略了长江与樊水交汇处的水势,也探访了樊口一带的人文景观。

  真是世事难料,没想到十五年后,自己竟然被贬到与武昌一江之隔的黄州。想到这里,苏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后来,苏轼多次来到樊口,而且深深地爱上了樊口。在他居住黄州时期的诗文书信中,多次提到樊口。

  四年后,朝廷的一纸调令将苏轼调往汝州。在离开黄州后,苏轼乘船来到樊口,与潘丙和潘大临兄弟告别。尽管如此,樊口的景物、人情给苏轼留下的印象却是不可磨灭的。在苏轼以后的诗文中,屡屡予以深情回忆。在著名的《武昌西山诗》中,有“忆从樊口载春酒,步上西山寻野梅”的诗句;在《书王定国所藏王晋卿画〈烟江叠嶂图〉》中,有“君不见武昌樊口幽绝处,东坡先生留五年”诗句。

  樊口,无疑是苏轼人生旅途的一个重要驿站。